首页/图库频道/娱乐地产

寂寞的新城2015-04-13 点击量 (
 
)
| 查看原图

  • 昆明呈贡曾以“花卉之城”的美誉远近闻名,近年来却连续被外媒评为“鬼城”。这里高楼疯长,入住者零散;道路宽长,车辆罕至。回望2003,呈贡新区启动很突然,其也未选择“云南省人大通过、上报国务院”的程序,而是在一个“现场办公会”上横空出世。
  • 2003年新区完成规划;2005年开始建设;2007年,大学城和13栋行政服务楼建成,学校陆续搬入。2010年2月,呈贡被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后,第一次与“鬼城”扯上关系;2011年5月呈贡撤县设区。但配套的缺失与人气的淡薄让其对“鬼城”的称号有口难辩。
  • 冯先生的新家在沐春园小区,是复式结构,大厅有两层楼高,他与爱人和妈妈同住。新家空间是宽阔了,但冯先生说,还是过得不习惯。冯老太太接近90岁,腿脚不利索了,在家里,也就习惯在阳台晒晒太阳、远眺窗外。老太太说,在高楼之间,能看见以前中庄的村子。
  • 在搬家的时候,冯老太太坚持把传统的农具和拜祭品带到新家。在家里二楼的一个小房间里,挂放着农村老家里供奉的画作,以及祖先们的牌位。每逢初一十五,他们都会拜祭一下,就和以前在农村里的传统一样。
  • 冯先生喜欢抽烟,烟草是自己卷的。出去闲逛时,他会从兜里拿出小烟炝来抽,在家里,他则喜欢用大号的。
  • 中午,冯先生的爱人独自在阳台旁边吃饭,空空洞洞的房子里放着零星几件家具,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冯先生的儿子在昆明市区打工,尽管呈贡至昆明仅23公里,但他儿子很少回呈贡。失去土地后,一家人就靠儿子每个月寄回的一些生活费过活。
  • 家里的楼梯间放置着以前做农活的工具。冯先生说:“以前住在这里的时候,菜地就在家门口,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自己种的菜,能够自给自足。现在地没了,吃的东西要额外花钱去买。虽然工具都已经用不上了,但舍不得扔掉,就从老房子带过来了。”
  • 冯先生刚搬进新家的时候,连电梯都不会用,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冯先生说,虽然以前农村房子比较少,但大家容易聚在一起。现在房子大了,却有种疏离和空虚感。以前出门就能见到村民和邻居,现在出门,看到的是电梯。
  • 每天早晨,冯先生都会点起卷烟,回到中庄游走。瓦砾之下,是冯先生原来住的地方。2008年,这里被纳入呈贡新城建设范围。几年后,新城建好了,部分村民回迁,除了这几十户回迁的农民,完全没有其他住客。
  • 除了冯先生,每天来这的还有一些原来住在中庄的老农民,他们回到这里聚首聊天。王先生就这样推着自行车,没事就到废墟中走走。经过倒下的房子,王先生就会停下来“寻宝”,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带回去,布置一下空旷的新家。
  • 这次,王先生从废墟中找到了一个老旧的收音机。这里以前是个庙宇,然后成了知青学习的地方,后来又成了教村民学习拼音说普通话和扫盲的地方。
  • 王先生走过从前村里的一片田地,这里原本有着大片蔬菜和鲜花基地,随着新城建成,仅存的田地也由其他单位接管了。至于土地将会如何使用,他都不太清楚。
  • 楼道里的灯坏了一些日子了,王先生推着车小心地摸黑上楼。到了晚上,鬼城里面连买东西的地方都没有,到处都是漆黑一片。王先生说,在人迹稀少的鬼城,碰见一些人,都会感觉特别亲切。就这样日复一日,住进新家的老农,重新适应着人气极度不足的新城和他的新生活。
  • 呈贡新区究竟是一座真“鬼城”,还是“成长中的新城”?呈贡区委书记周峰越称:“百万人口新城市的建设不是种白菜,几个月就有收成,而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不能急功近利,需要20年,甚至上百年的精心经营才能建成。”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