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公众号
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成交数据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百姓生活 政策法规

个人房贷超270000亿!疫情之下,中国银行们“凶猛”赚钱

2020-05-18 02:04:31 来源:金融界 点击 评论

疫情,并不妨碍中国银行们赚钱。

通过复盘A股的3839家上市公司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发现,疫情之下,商业银行仍然是A股赚钱最凶猛的板块。

以净利润排名,2020年一季度最赚钱的前20家上市公司,银行便占据了13个席位:

其中,号称“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601398),2020年一季度的净利润超850亿元,高居榜首。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超过500亿的上市公司仅有4家,全部来自于银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3月份,810家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总和为190.3亿元,仅有工商银行净利润的22.4%。

另外,从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来看,疫情之下,中国银行业的业绩增长并未出现明显放缓。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A股36家上市银行的营业收入、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7.9%、5.7%,实现超预期增长。

而与上市银行业绩的超预期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0年一季度全部A股(剔除银行)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超46%。

疫情之下,为何银行能够“独善其身”逆势上扬呢?浙商证券研究所给出的分析是,主要与2方面原因有关:

首先疫情期间,央行猛然加大了信贷投放规模,各大商业银行的规模增长有力支撑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和自身的营收增长;

另外,疫情爆发之前,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较好,且疫情期间信用风险尚未完全反应在银行表内。

值得一提的是,据所有上市银行的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在疫情爆发前夕,各大上市银行的信贷资产中,房地产相关贷款占据非常高的比重。

银行信贷资产的"压舱石":270000亿个人房贷!

A股上市的所有商业银行的半年报、年报都会披露个人房贷余额、房地产行业贷款余额,由此可以观察上市银行的涉房贷款所占比重。

据Wind数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年底,A股36家上市银行的涉房贷款合计达33.98万亿元,较2019年年初的29.5万亿元增长了4.49万亿元,一年时间的增长幅度超过15%。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银行的涉房贷款主要包含2个方面:

一是与房地产直接相关的贷款,包括个人住房贷款、房地产企业开发贷款等;

二是以房地产作为抵押物的其他贷款,包含地方政府及其他非房地产企业以房地产作为抵押物获得的银行贷款。

而A股上市银行的半年报、年报,则对应披露了对房地产行业的公司类贷款、个人住房贷款2部分。以目前上市的36家商业银行为统计口径,其最新的房地产直接贷款数据为:

截止2019年末,36家上市银行对房地产行业的公司类贷款余额为6.4万亿元,较2019年初的增幅为14%;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则占据大头,金额高达27.6万亿元,增幅为15.4%。

由此可见,中国商业银行的涉房贷款中,个人住房贷款的规模远远高于地产商的开发贷,且在银行的信贷资产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底,36家上市银行的103.2万亿元,个人住房贷款的占比为26.7%,较2019年初提升了近1个百分点。

一般而言,房地产贷款对于银行来说是优质资产,对房地产商的开发贷、个人住房贷款的不良率长期低于银行整体贷款的不良率。

而且,在疫情冲击之下,中国房价的整体格局仍是稳中有升,因此上市银行的信贷资产的信用风险并未大幅暴露,与此同时,信贷规模扩张,从而使得上市银行在2020年一季度取得了超预期的业绩。

其中,2020年一季度赚钱最多的四家银行:工行、建行、农行、中行直接占据了中国个人房贷的半壁江山,截止到2019年年底,四家银行的个人房贷余额合计高达18.7万亿元,占所有A股上市银行总规模的68%。

攀升的居民杠杆率,"嗷嗷待哺"的中小企业

上市银行财报中的个人房贷不断增长的同时,是不断攀升的中国居民杠杆率。

据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显示:房贷是中国家庭负债的基本构成,有负债的居民家庭中,76.8%的家庭有住房贷款,户均家庭住房贷款余额为38.9万元,占家庭总负债的比重为75.9%。

另外,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中国宏观杠杆率已经超过美国,接近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其中,政府部门杠杆率为51%,家庭部门杠杆率为52%,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54.5%。

而更为魔幻的现实是,一场疫情过后,中国实体经济嗷嗷待哺,众多中小微企业急需银行的贷款、续命。

在此背景下,央行不断采取降准、“降息”、公开市场操作等方式,向银行市场释放流动性。

然而,在疫情的负面冲击下,一些企业、商家及个人的信用遭到破坏,商业银行的征信系统审核为“谨慎放贷”,于是无法获得银行的信贷资源,最终贷款还是流向了国有企业、房地产行业。

就在疫情刚刚得到控制的3月份,深圳数千万的豪宅楼盘一开盘便被“秒光”,部分二手房价格快速飙涨,二手房均价直逼70000元/平,购买力之强,令人咂舌。

以至于,市场纷纷猜测,参与炒作深圳楼市的资金或许是低息的经营贷款。对此,监管部门成立了工作组,经过调查对外通报称,未发现违规信贷资金大量流入楼市的情况。

据悉,为了扶植中小企业度过难关,深圳市政府对企业经营贷款进行贴息。例如,南山区的经营贷款贴息比例达70%,意味着,在南山区的商业银行申请经营贷款1000万元,实付利息仅19万,折合年化利率仅为1.9%,远低于住房贷款的利率(4月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45%)。

不过,综开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认为,房抵经营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至少是这轮深圳楼市火爆的重要原因。

中国的融资结构中,银行贷款太重要

大疫之下,中国经济看银行!看银行能否服务于实体经济!

因为,中国实体经济的融资,实在太依赖银行贷款了。

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社会融资规模总量为25.58万亿元,其中直接融资(企业债券、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合计仅有3.59万亿元,占比仅有14%,而以银行贷款为主的间接融资超22万亿,占比超过80%。

而西方发达国家的直接融资比重大多在50%左右,美国更是达到了70%以上,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非常强。

众所周知,以银行贷款为主的间接融资,更倾向于拥有大量资产可供抵押且现金流稳定的成熟企业,以及优质房产抵押的按揭贷款,而对轻资产、高风险的科技创新企业天然是排斥的。

据Wind数据显示,2008年到2017年,四大行累积投放信贷规模为252.76万亿,其中的个人住房贷款竟高达68.84万亿,占比超过27%,而这十年间对制造业的贷款总额为49.34万亿,占比为19%。

如今,疫情过后,中国社会的融资结构急需“换挡”,提升直接融资占比,迫在眉睫。

2019年7月,科创板试点注册制重磅落地;

2020年3月1日起,新《证券法》正式实施;

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

……

当前时点,直接融资的重要性上升了新的高度,中央以最高规格推进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正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为中国科技创新企业提供更好、更高效的融资渠道。

本文源自全景网


用微信扫一扫,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